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朱平 > 如何预测股市的未来

如何预测股市的未来

如何预测股市的未来

    上周万众嘱目的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,当日即上涨38%,成为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。虽然之前,大家已有预期,但上市的盛况恐怕仍是超出大家的想象,成为资本市场最大的中国梦,正如马云在IPO招待会上说的,15年前,我来纽约要200万美金,被30多家VC拒绝了,现在我又来了,多要点,250亿美金。

资本市场如果谁能预测未来,那他迟早会是首富,就象阿里上市后,孙正义顺理成章成了首富。但问题是股市的未来却是最难预测的,就象现在,一方面美股在美国经济复苏和新技术革命的背景下迭创新高,另一方面,资本大鳄索罗斯背部又开始痉挛,不断增加对美股的空头敞口。

中国股市的未来对中国的股民来说则是最重要的,现在困扰中国股民最大的问题是中国股市是否已经进入了牛市。如果从宏观经济分析,那么按国际经验,中国GDP应该还未见底,5%6%是完全可能见到的数字。从实体经济来看,中国新房的平均价格不足7000元,要说风险很大,真的很牵强,但以现在每年100多万套的供给,13亿中国人在将来是无法消化的。所以中国房地产的投资额一定会经历负增长,而且从此后再难出现趋势性的增长,直到每年的投资总量比现在萎缩40%左右。所有悲观的投资者都是基于这个基本的判断。

但中国GDP已经下降很多,如果算名义GDP,已金融危机后从最高点的18%下降取了今年最低的7%,再下降2%对经济是致命一击还是强弩之末呢。只要失业率维持低位,在上游价格见底的情况下,经济增速的下降未以必一定会导致企业赢利的下降。也就是说经济未见底,而企业ROE先见底。自下而上地调研企业,投资者可以很容易获得这样的信心,无论是外延式的并购整合还是传统企业互联网的转型,或者是橷技术的应用新项目的投产,甚至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的改革。上市公司给投资者描绘的未来很难说是毫无根据的纯粹主题。

目前的市场就在这样的割裂中运行,谨慎的投资者都知道经济还有一次下跌,乐观的投资者都知道,中国的人均GDP还很低,许多诸如教育、医疗、信息、军工等新需求还远未满足,问题只是在最后一次下跌时,新需求的供给能力的增长能否弥补旧需求的萎缩或停滞,所以中国股市的风险不是将来有没有牛市的问题,而是在牛市前会不会出现因为新旧衔接时间的不匹配而产生的危机。

所以,如果你说股市是牛市的初级队段,总是充斥着各种犹豫和怀疑,现在就是这样。如果你说股市炒作终究会退潮,出来混迟早要还,那么现在大部分的股票已经涨了两年,再持续下去还真可能是裸泳。

英国金融时报有篇文章,说预测学可能始于上个世纪,九十多年前,当时有三个大家,一个是费雪,他关于货币流通量的公式现在仍然有效,但他在美国股市崩盘前15天,高调地预测美国股市已经站在了永久的高地,并大量融资做多。结果他破产了,不得不接受政府的接济。他的对手是出版股市预测的百森,在股市崩盘前一个月,他预测股市会跌20%,股市还真出现了调整,但很快就恢复了,直到一个月后崩盘,下跌50%,他因此声名远扬。其实从概率上看,他的预测准确率未必比掷色子高,但他不象费雪那样据此投资,而靠卖预测的生意赚钱,过着幸福的生活,后来还创建了波士顿著名的百森商学院。最后一位大家是凯恩斯,做为宏观经济学家,他却从不预测大盘,所以股市崩盘时,他也损失巨大,但随时间推移,他又把损失赚回来了。根据后来的统计,他20多年的投资记录,平均每年可以跑赢指数6个点,原因不是预测大盘,而是他投资的股票都是经过基本面的筛选。

所以要想预测股市的未来并不容易,选好股票随大盘沉浮只是个最保守的办法。如果你相信现在上涨的这些股票将是中国未来的支柱企业,你是在赌这个未来,只是别象费雪那样,杠杆太大,没等到股市上涨的那一天就出局了。

 



推荐 20